首頁>智庫頻道>觀點文章>“一帶一路”觀察>正文

“一帶一路”與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作者:朱永彪(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苗肖陽(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一帶一路”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實踐平臺和載體,本身也發揮著重要示范作用。“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任務之一是推動“一帶一路”從“共同話語”轉變為“共同興趣”,進而發展“共同利益”,確立“共同責任”,最終形成“共同命運”。當前“一帶一路”已基本完成從“共同話語”向“共同興趣”、“共同利益”轉變的任務,正在向“共同命運”發展。

“人類命運共同體”應該是多維度的,需要打造多個支柱,而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推動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就是打造重要支柱之一。

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背景

在“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進一步推動國際能源合作,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對世界各國的能源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也是破解能源轉型難題的重要探索方向。

一、國際能源價格波動加劇

近年來影響國際能源價格的不確定性因素增多,導致國際能源價格長期劇烈波動,給本就增長乏力的全球經濟帶來了新的難題,對油氣產出國、消費國均造成了嚴重沖擊。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新中東和平計劃”、敘利亞危機、利比亞內戰、委內瑞拉亂局、地緣政治回歸等因素,以及各種黑天鵝事件頻發并沖擊國際能源市場,導致世界各國對能源價格穩定的需求遠超從前。

二、國際能源格局發生深刻變化

一方面,以石油輸出國、消費國來區分國家地位的傳統能源格局被打破。其主要表現是美國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能源獨立”。2009年,美國的天然氣產量首次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大天然氣生產國,并從天然氣進口國成為潛在的天然氣出口國,由此導致國際天然氣價格大幅下跌。此后,美國出口的天然氣不斷增加,2017年已成為天然氣凈出口國。美國頁巖油的開采也在加速發展,由此也對國際能源市場形成了強烈沖擊。2018年8月,美國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大產油國。當前,美國原油產量已達到1290萬桶/日左右,天然氣產量達950億立方英尺/日(約合27億立方米/日——本刊注)左右。2020年美國有望成為石油凈出口國,未來數年內美國新增的油氣產量將占到全球新增產量的60%。【1】主要受益于頁巖能源,美國大大增強了影響和掌控國際能源價格的能力,使得美國可以更加不受約束地干涉國際和地區事務,進而又影響了國際能源格局的變化。

另一方面,國際能源結構和形態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并影響著國際能源格局。其主要表現是隨著新能源技術日益成熟,相關成本開始大幅下降,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比例在不斷提高。盡管非化石能源短期內仍無法成為人類能源的主體,但人類對傳統化石資源的依賴程度正在快速降低,由此也改變了過去主要由資源稟賦決定一國能源生產能力的局面,科技的重要性更加突顯。

三、中國能源對外依存度日益增高

2018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為69.8%;天然氣對外依存度為45.3%。2019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繼續上升,已經突破70%。英國石油公司(BP)預測,2035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為76%。2030年,中國的液化天然氣需求量將至少是目前的三倍。

油氣資源對外依存度持續增高,導致中國能源安全受外域因素影響增加。同時,中國能源對外依存度高還表現出區域高度集中的特點。區域高度集中一方面表現為油氣資源進口來源地高度集中,另一方面表現為油氣運輸通道的高度集中。這種雙集中的特點進一步影響了中國的能源安全形勢。

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可行性

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推動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不僅具有重要意義,也具有現實基礎和可行性。

一、能源合作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核心之一

能源合作一直被認為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中之重,如果未來能夠在基礎設施聯通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一帶一路”沿線的能源流通與國際能源合作將也將會大大增強。

近年中國80%的原油進口和95%的天然氣進口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按區域統計,西亞(含埃及)的常規石油資源量為1680.4億噸,約占“一帶一路”總量的72.0%;中亞和俄羅斯為533.1億噸,約占22.8%;其余地區為120億噸,約占5.2%。【2】

在已有能源合作關系的基礎上,2018年10月18日,中國、土耳其、阿塞拜疆、巴基斯坦等18個國家共同發布了《共建“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部長聯合宣言》,贊同共建“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2019年4月25日,“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在北京正式成立。來自阿爾及利亞、玻利維亞、巴基斯坦等30個伙伴關系成員國及5個觀察員國的能源部長、駐華大使、能源主管部門高級別代表出席成立儀式,共同啟動了“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盡管參與的國家數量還不夠多,且主要能源產出國與消費國都沒有參加,合作方式與機制也有待進一步明確,但是“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的初步確立,可被視為是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基礎和步驟。

二、“一帶一路”沿線能源的流動在未來可能是雙向的

中國的頁巖油氣資源儲量也非常豐富,美國的能源發展模式為中國如何更好地保障能源安全提供了借鑒。中國的頁巖油氣資源具備推動中國轉型成為能源雙向流動國家的潛力,隨著這種潛力逐步轉化成為實際生產力,中國也將會具備影響國際能源格局的籌碼和能力。

隨著中國制造業技術的日益成熟和科技的快速進步,中國風電和光伏發電的建設成本在快速下降,并取得了突出的成果。一方面,中國的特高壓超遠距離輸電技術和設備制造能力全球領先;另一方面,核電、“人造太陽”、氫能等新能源技術不斷取得突破。這為中國在與其他國家進行能源合作時提供了技術優勢和新的資源優勢,中國影響世界能源格局的能力也正在日益綜合化。

順應全球能源雙向流動加速的趨勢,今后中國可能將不再只是通過“買家”的身份影響能源市場價格,能源供需雙側的并行發展將會愈發突出。這對于中國依靠自身豐富的頁巖油氣資源、新能源資源、技術優勢和完備的工業制造能力,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豐富的油氣儲量,打造能源合作伙伴關系并推動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提供了良好的基礎。簡單來說,“一帶一路”不僅僅是油氣資源通道,也具備建設能源伙伴關系,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潛力和趨勢。

三、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是多贏的

隨著美國頁巖革命的推動和中國等能源消費市場的擴大,國際能源格局呈現出“供給西進”和“需求東移”的趨勢。在這種趨勢下,歐美國家在全球能源供給側的話語權明顯增強,美國試圖運用其霸權地位和即將實現的“能源獨立”地位,進一步影響和控制國際能源市場;傳統能源產出國的話語權則有所下降。

在以上背景下,各國要更好地保障自己的能源安全,就必須走能源合作與能源轉型之路。而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有助于推動能源的雙向流動,甚至是多維流動,構建多維網狀結構的能源交換與交流體系,進而推動國際能源結構的變革,推動能源轉型,更好地保障各國的能源安全。“在共建‘一帶一路’框架內加強能源領域合作,將為推動共同發展創造有利條件,有助于促進全球能源可持續發展,提升各國能源安全水平。”【3】“‘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把能源、基礎設施建設技術、投資機會大規模匯集在一起,這種合作安排有能力消除國家間能源分布的不均衡,減少能源安全方面的風險。”【4】

總之,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對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說,不僅能夠進一步充實“一帶一路”建設的內容,還將形成多贏的局面。

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重點

在已有基礎上,未來做好如下三方面的工作,將有助于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更好構建。

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確立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意識

當前全球經濟已經實現了融合發展,能源資源已經實現了在全球范圍內的配置,單憑一個國家的力量難以有效滿足本國的能源需求,難以應對并化解全球能源面臨的供給、運輸、調價、枯竭等諸多風險,更難以在國際能源格局的深刻調整中獨善其身。

近年來,世界各國的能源關系呈現能源供需相互融合、共生發展的趨勢,合作共贏需求與利益互斥博弈并行增加,越來越多的國家采取合作互助、抱團取暖的方式,通過借助既有的雙邊和多邊合作機制協調不同的利益矛盾,各國能源安全觀從尋求個體安全轉向注重從合作中尋求能源安全,也即普遍有了模糊的能源合作安全意識,這是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意識的基礎。

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作為國際能源格局中的重要參與者,在復雜多變的國際能源格局中依托各自的能源優勢,根據各國的經濟互補性特征,把握未來能源流動的雙向性趨勢,加強相互之間的能源合作,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確立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意識,是有效保證能源安全,促進共同發展的重要前提和主要舉措。

二、創新合作模式,規劃統一能源市場及補償機制

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能源問題上矛盾頗多,如一些國家在跨界能源尤其是跨界水資源的開發利用問題上矛盾重重,中國也牽涉其中。可以考慮謀劃組建統一能源市場及補償機制,如統籌規劃囊括沿線各國的地區性電力網絡、考慮謀劃組建以上合組織為核心的統一能源市場及補償機制,這對“一帶一路”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通過建立類似的統一能源市場及補償機制的安排,可以使得很多國家不再只是能源、資源的買方,而是也有機會成為各種形式的供給方。通過類似的安排,可以探索建立跨區域的產業間的補償和交換體系,這有可能成為“一帶一路”從“共同話語”轉變為“共同命運”的一個重要抓手和支撐。

統一能源市場的建立可以從以下幾個重點舉措著手:(1)加快中國與中亞、西亞、南亞國家之間雙向能源網絡的建立,把“一帶一路”建設成為戰略性能源傳輸走廊;(2)統籌規劃囊括沿線各國的地區性電力網絡,中國可以變“西電東送”為“西電西進”,這樣既可以解決國內已開始出現的局部地區電力過剩問題,又有利于解決目前沿線國家因水資源爭議引發的一系列問題;(3)制定新投融資平衡方案,支持具有戰略意義的能源合作項目。

三、進一步拓寬能源合作領域與合作方式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近年經濟發展的重點與需求除了資金外,也迫切需要技術。能源領域需要系統的技術工程,而中國在這一領域的各個方面都有了相對成熟的技術和經驗,并能生產高水平設備。在以上背景下,推動能源全產業鏈合作,在油田勘探開發、石油工程服務、石油化工等領域構建互利互惠的合作關系,將帶來雙贏、多贏的結果。

同時,應在現有石油開采、油氣管道等能源合作的基礎上,綜合布局電力網絡、礦產資源、水資源、新能源、干旱農業、應對氣候變化等領域,積極拓寬合作領域。應把中國在新能源領域取得或即將取得的技術、產品考慮進去,如風電、光伏發電及電動汽車等。

隨著國際能源格局的深入調整,各國能源合作理念的轉變以及全球能源合作向縱深方向發展,通過積極參與多邊機制的全球能源治理,實現互利共贏成為各國的重要選擇,這為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構建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提供了機會和條件。未來,中國應在能源合作命運共同體的模式選擇、框架體系搭建、體系流程設計、組織協調與運作機制的建立、資金籌措等諸多方面發揮建設性作用。

注釋

【1】“The U.S. Dominates New Oil And Gas Production”, https://www.forbes.com/sites/judeclemente/2019/12/08/the-us-dominates-new-oil-and-gas-production/#14e148ab1cce, Dec 8, 2019.

【2】潘繼平:《“一帶一路”油氣資源潛力與戰略選區》,《國際石油經濟》,2016年第10期,第13-14頁。

【3】《“能源合作伙伴關系”的朋友圈正在迅速擴大》,《中國能源報》,2019年4月29日,第3版。

【4】中國商務部網站:《“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成立》,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905/20190502859481.shtml,2019年5月2日。

凡注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国产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久久无码,天天插手天天搞,免费无码国模国产在线观看